还需要召开第二次董事会以及股东大会 靳东回应人设崩塌

万科大结局背后:大佬们集体沉默 或正洽谈1个方案 9月6日晚间,万科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万科周刊》发文,“不信谣不传谣,吃瓜群众可以散去了!”。 这是针对当日网上流传的一则万科股权之争结果的辟谣。该文称,万科股权之争在深港通开通之即尘埃落定:马云26%、许家印25%,两位挚友合计持股51%控股万科。马云任万科名誉董事长,许家印任万科董事长,王石任万科首席顾问。 这则谣言,无疑再次掀起了公众对于万科股权之争结果的揣测。【看大佬们暴富前的样子!关注微信公众号凤凰证券:ifengstock】 8月初,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意外入局万科,通过旗下7个公司大举增持万科A(000002.HK),截至目前,恒大持有的万科达公司全部股份的6.82%,成为万科的第三大股东。这使得原本复杂的股东结构更为复杂。面对新进的搅局者,万科表现出意外的冷漠,没有之前和宝能、华润间剑拔弩张的举报和斯逼,反而迫使各方陷入了沉默。但在巨大的股权纷争背后,谁都看得出来,表面的沉默之间,实则暗流涌动。 许家印。 东方IC 资料图 许家印的意外入局 许家印的以外搅局,掀起了万科管理权争夺的一个新高潮。 8月4日,恒大集团(3333.hk)首次被曝光在万科A(000002)的股东名册上。 这是恒大正是入局万科管理权之争的开端,出乎太多人的意料,但是恒大大手笔买万科的作风,却折射出鲜明的“许氏”风格。 8月8日,恒大公告,已合计买入万科5%股份,完成了首次举牌。 这意味着,恒大在短短11个交易日,累计耗资99.7亿元,大举买入万科。 按照《证券法》规定,投资持有一个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的5%时,应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3日内,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证券交易所作出书面报告,通知该上市公司并予以公告,并且履行有关法律规定的义务,俗称"举牌"。 根据相关规定,举牌后,企业持有的股份在六个月内不可以减持,仅从一点就可以看出,许家印对万科的投资绝非财务投资那么简单。 在此之后,恒大还在不断买万科。在万科A的龙虎榜单上,多次见到意思恒大的身影。 以8月12日为例,万科龙虎榜显示,排名第一位的是安信证券猎德大道营业部,合计买入6.85亿元。 这家安信证券猎德大道营业部被指是恒大的专用席位,在恒大买入万科期间,多次出现在龙虎榜上,更为巧合的是,这家营业部距离广州恒大中心仅1公里。 截至8月15日,中国恒大集团(03333.HK)持有万科A高达2.36亿股,占万科总股本的比例约6.82%。 鉴于恒大在持股10%之前,没有披露义务,恒大实际的持股数可能高于这个数额。 有意思的是,许家印的几位牌友在H股市场大举扫货。 许家印和他的牌友们 根据香港证券交易所消息,Nexus Capital management 8月9日第一次因持股超过5%出现在万科H(02202.hk)股东名单中,截止8月30日, Nexus capital management limited持有万科H已至151775844股,占万科H总股本的11.54%。其持仓成本为19.947港元/股,总耗资30.27亿港元。 此外,新世界集团郑家纯家族的“御用经纪”鼎�证券持有万科H占比1.29%。 鉴于万科H股占整个万科流通股的11.91%,意味着目前张松桥和郑裕彤总共持有的万科总股权比例为1.53%。 许家印与他的3万亿梦 公开简历上这样描写,许家印,男,汉族,1958年10月9日出生,河南周口太康县人,中共党员,全国政协委员,恒大地产集团董事局主席,管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出生于河南的许家印,家境贫寒,白手起家,从一位钢铁工人,短短数年间,成为掌舵近万亿资产的恒大,产业涉及房地产、金融、互联网、快消等。 纵观恒大的发展经历, 旗下的多个产业的扩张路径,无一不是靠短期内买买买实现的。 恒大在2008年在港股上市,一直有在A股借壳的想法,许家印回A也显得异常高调。 在房地产主营业务方面,恒大去年以来大举收购,先后买入包括牌友张松桥、华人置业主席刘銮雄,以及新世界主席郑裕彤的多个位于内地的房地产项目。 2015年恒大宣布进军金融业,短短1年的时间,先后收购中新大东方人寿保险公司50%股权,即现在的恒大人寿,获取保险牌照之后,恒大在通过二级市场收购及市场外大宗交易方式入股盛京银行,斥资近39亿港元,持有盛京银行股本比例达到5.59%。此外,恒大还搭建了恒大互联网金融平台,恒大金服。 A股市场表现,更加令人乍舌,今年一季度开始,恒大加快在A股市场的布局,主要以投资房地产、电气设备、建筑装饰等行业的上市公司为主,许家印用中国恒大及恒大人寿两个平台买入了13家A股上市公司股票,涉及房地产、旅游、游戏、风电等多个行业,自此A股涌现了一个新名词——恒大概念股。据不完全统计,恒大目前在A股的投资成本超过200亿元。 在恒大对于恒大下一步发展目标,许家印表示,目前,恒大已进入“多元+规模+品牌”的发展战略阶段,正在实施“夯实基础多元发展”的第七个“三年计划”。 在恒大今年6月的20周年庆上,许家印透露到2020年,我们的目标是总资产超3万亿,其中房地产年销售规模超6000亿。这意味着,在短短四年内,恒大要在目前的基础上,在实现66%的增长。 在其高调的扩张别后,是不断高企的债台。截止期末,恒大的负债总额为8178亿元,资产总值为9999亿元。恒大的资产负债率达92%。 有位恒大人士透露,在不同的场合许家印要求他人对其称呼是不同的,许主席、许董事长、许教授,喊错了要扣钱的。恒大要求员工手机不离身,很多员工洗澡都要带着手机,在总部边上的恒大员工寝室,还执行着犹如大学时代的夜归时间限制,恒大内部还执行着极为严厉的考核制度,即使区域领导,完不成业绩,需要在全公司员工前挨批,这点滴构成了恒大特有的文化。 在恒大的扩张背后,许家印的野心清晰可见。 就连万科的独立董事华生也感叹,恒大举牌万科是为了可再融几千亿的平台。 许家印是敌是友? 如果说许家印收购万科,是从其战略规划出发,那么万科对许家印的入局,又持什么态度? 恒大8月4日,在持股尚不足5%时,意外曝光,导致万科A大涨。 提前泄密,导致恒大吸筹的成本大涨,提前泄密者会是谁? 万科一度成为最大的嫌疑者。 对此,深交所对此下发问询函万科则否认泄密和此前媒体查阅股东名册有关。 万科随即否认了股东名册泄密的可能。 但可以肯定的是,梳理恒大入局后,万科的反应,不难看出 恒大入局之后,万科的管理权之争从白热化,突然变成了多方集体沉默。 万科在7月复牌之后,宝能系继续大手笔增持万科,万科对于宝能的持股,从一开始就旗帜鲜明,耿直的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一开始就表示“不欢迎其成为第一大股东”。 此外,在万科A复牌后,宝能系大举购买万科,万科方面多次发声,质疑其资金来源以及安全性,要求监管方面介入。 但是对于恒大,万科的态度则一反之前的常态。 在8月22日的万科中期业绩会上,万科还首度首度回应恒大举牌一事,万科表示,恒大在入股之前与万科高层有接触。 另外较有意思的事是,自恒大买入万科A以后,万科股价不断冲高,但是万科对此表现得异常沉默。 同样的事情倒退到7月初,万科复牌不久,宝能系不断持股万科导致万科股价大涨后, 7月19日,万科发布了一份《关于提请查处钜盛华及其控制的相关资管计划违法违规行为的报告》,列举宝能持仓成本以及资金违规等问题。意图打破股价,逼迫宝能平仓。 两者相比,万科对恒大的态度显得截然不同。 此外,此事的另一位主角独董华生,在恒大入股之后,也一改此前非常激进的态度,转向沉默。 8月11日,华生给多家媒体发邮件,称原定于8月上旬完成的文章因为工作量较大还没有写完,媒体见面会将会推迟,具体时间待文章发表后将以邮件形式通知大家”。 此外,在万科管理权争夺战之中,华生曾公开发表长文《我为什么不支持大股东意见》,矛盾直指华润与宝能系之间涉嫌一致行动人等行为,其立场观点都非常倾向于万科管理层。 在8月28日,易居16周年庆典上,郁亮和恒大总裁夏海钧会上,被曝低头交耳许久。 郁亮与恒大总裁夏海钧 万科管理层对于恒大的态度,与以往和宝能之间的剑拔弩张截然不同,但据接近万科的人士称,恒大的意图他们依然不是很清楚。目前各方的休战,可能与高层之间谈判有关。 大佬们的集体沉默 在万科管理权大战后,王石此后的行踪一直备受关注,在与原大股东华润决裂之后,王石曾在微博发声,称最后的遮羞布被扯掉。 但是近来,王石在公开场合全部避谈股权之争。 王石自2016年7月1日之后至今未发一言。 但是王石的行踪一直别受关注。 7月28日,王石被曝现身华润在香港总部,神情凝重。王石拜会华润的结果如何不得而知,但是从其拜访的时间节点看,必然和股权之争有关。 8月13日,网传王石出现在弘法寺地藏殿拜佛。 8月22日,万科在深圳和香港召开业绩发布会以及投资者会议,万科总裁郁亮罕见地缺席,称正在处理股权事件。 8月26日,万科董事局主席并未出现在香港参与华润置地董事会,而是通过电话参会。 8月30日,恒大在香港召开中期业绩发布会,许家印缺席,许家印出席业绩发布会频率很高,此番缺席,被指避开媒体提问万科问题。 另一位主角华润董事长傅育宁,也始终处于回避状态。 遥遥无期的二董与股东大会 根据此前万科董秘朱旭的说法,万科就与深圳地铁的重组,还需要召开第二次董事会以及股东大会。 万科自6月17日召开董事会审议重组以来,股权结构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截至目前,宝能系持股比例25.40%,华润集团持股15.29%,恒大系持股6.82%,安邦持股6.18%。 而在万科股权之争中拥有相当比例权重的宝能系和恒大,目前在董事会尚无席位。 根据万科公司章程的规定,上市公司董事会由11名董事成员组成,而现任万科董事会包括王石、乔世波、郁亮、孙建一、魏斌、陈鹰、王文金、张利平、华生、罗君美、海闻共11人,11人中王石、郁亮、王文金三名董事代表万科管理层;乔世波、魏斌、陈鹰三人为华润派驻董事;华生、罗君美、海闻以及张利平等四人为独立董事,还有一名是来自平安集团的外部董事孙建一。 这届董事会任期都是从2014年3月开始的,到2017年3月才结束,这意味着离万科董事会届满还剩半年多。万科公司章程第97条规定,万科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名单由上届董事会或连续180个交易日单独或合计持有公司发行在外有表决权股份总数3%以上的股东提出。这就意味着,恒大若想提出董事候选人名单,要到2017年3月才能实现。 而宝能系距离第一次举牌万科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早已符合提出改选的条件,却始终没有提议改选董事会。 分析称,目前各方的沉默,不排除各方正在洽谈一个方案,也可以大胆判断,正因谈判处于关键期,才不愿意向媒体释放声音来影响谈判的进展。相关的主题文章:

« »

Comments closed.